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玄幻 >  第一章命之奇书

第一章命之奇书

作者:吃烧烤的青豆

人气:69003

时间:2021-11-28

正值暑假,天热的让人窒息,顾文雨独自来到公安局,此时的她显得有些紧张和慌乱,在她对面,是一个身穿制服的小姐姐,看起来应该是负责文职工作的民警。小姐姐正在认真记录着顾文雨所说的内容,她写完之后又抬头看向顾文雨,问道:“你最后一次看到顾文天是什么时候?”顾文雨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是前天早上,我还记得他说他晚上会早一点回来,但是那天晚上,他根本就没有回来,电话也关机了。”小姐姐快速记录着,然后又问道:“有没有联系过他的朋友?”顾文雨立刻点头道:“联系了,给他同事打过电话,他们说我哥哥前天就没有去上班。”小姐姐闻言,又提出一个假设性的问题:“会不会是出去玩了?”顾文雨一听这话便激动道:“不会的!他就算是出去玩也一定会和我说!我哥很有分寸,他不会无缘无故消失的,他一定是出事了!”小姐姐见顾文雨情绪激动,只好安抚道:“行,你也别激动,我只是照例询问一下情况。”这时,又有另一个身穿制服的民警走过来,他递给顾文雨对面的那个小姐姐一沓资料,然后又对她耳语了几句,小姐姐点了点头,那人也没有多做停留,似乎只是来送资料的。小姐姐先是看了一眼顾文雨,然后便开始低头翻看起资料,她一边看一边对顾文雨说道:“根据道路监控和你们小区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来看,顾文天在7月10号,也就是前天下午15:42回到小区,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。”说完,小姐姐又看向顾文雨,眼神中多了一分质询的意味,就好像顾文雨是来报假案似的。顾文雨听得有些懵,她试探着问道:“什么意思?你是说,我哥在小区里面失踪的?”小姐姐摇了摇头,“我没这么说,只是根据监控显示,顾文天应该就在小区里面。”说着,她又反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吵架了?”那意思很明显了,她怀疑是兄妹两个闹了矛盾,哥哥才故意避而不见。毕竟,她一年总会接到那么几个失踪案,都是夫妻吵架,亲人之间闹矛盾,然后一方离家出走的,过个几天自己就又回来了。顾文雨却十分肯定的说道:“没有!我们没有吵架!”身穿制服的小姐姐点了点头,她像是例行公事般把记录的文档转向顾文雨,然后说道:“你看一下,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?”顾文雨看了看记录的内容,“没有,那你们什么时候去找我哥哥?”小姐姐没有回答顾文雨的话,她又指了指文件最下面,道:“没有问题的话,在这里签一下字,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,有你哥哥的消息,我们会通知你的。”顾文雨看了一眼对方手指的地方,她快速签过字,然后又央求道:“请你们一定要找到我哥哥!”小姐姐将文件收回,然后又重复道:“我们有消息会通知你的。”也许在她心里,顾文天就只是闹脾气而已吧,毕竟监控记录显示他已经回了家。顾文雨难掩失落的情绪,她低声道了一句谢谢,然后便失魂落魄的回了家。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,顾文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滴落,她又看向电视柜前的小相框,照片里是她的父母和哥哥,一家人都笑的很开心。那是她哥哥大学毕业的时候拍的照片,顾文雨轻轻的拿起相框,看着照片里的亲人,她终于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可眼泪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般,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。顾文雨的父母在三年前死于交通意外,那时候顾文雨还在读高三,即将面临高考。顾文天也才刚刚大学毕业,这张照片便成为了他们一家人最后的合影。自从父母意外离世,顾文天不得不担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。家里的生活开销全部都是顾文天在负责,等到顾文雨考上大学,顾文天还要帮她交学费。其实顾文雨一直都知道,这对于初入职场的顾文天来说,压力是非常大的。哥哥从小就很疼她,所以这些压力,顾文天从来都不会表现出来,只要回到家,他就是那个既乐观又温暖的哥哥。当然,哥哥也是顾文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,现在哥哥失踪了,顾文雨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,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。想到民警小姐姐说的,顾文天没有离开过小区,她实在想不明白,哥哥会去了哪里?顾文雨哭着哭着,她突然放下相框,随手抹了抹眼泪,然后急急往顾文天的卧室走去。她不能干坐着等消息,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行。顾文天的卧室很干净,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的放在各自的位置上,一点都不像男生的卧室。顾文雨先是环视了一圈,然后走到书桌边,开始翻看起桌上的书籍和文件,如果说有什么线索的话,她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些文件了。不过顾文雨翻了好一会儿,却发现这都是一些很普通的文件,是哥哥工作上的东西,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。顾文雨放下手中的资料,试着去拉了拉抽屉,这一拉才发现,哥哥的抽屉竟然是锁着的。这就奇怪了,抽屉里有什么东西?为什么顾文天要把抽屉锁起来。顾文雨感觉她要找的东西一定就在抽屉里面,她将顾文天的笔筒倒扣过来,把笔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倒了出来,那是顾文天习惯放一些小东西的地方。可是顾文雨将笔筒都倒空了,却依然没有看见抽屉的钥匙。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顾文雨又急又气,心里烦躁的不行,她用力的拉扯着抽屉,将整个桌子都拖动了起来,抽屉却怎么也拉不开,她气愤的一拳锤在桌子上,发泄似的踹着桌子腿。当顾文雨终于冷静下来,她看着上了锁的抽屉,转身离开房间。又过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找来一个榔头,用力朝着木质抽屉抡了过去。不过是一个木质的书桌,木质抽屉,锁也是自带的,论坚固程度,的确是不怎么样。顾文雨只砸了两下,抽屉就已经有点变形了,锁也跟着坏了。这一次,顾文雨轻轻松松的拉开了抽屉,只见抽屉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本书。封面是一座扭曲的城市,城市的背景是一片妖异的血红色,街道上似乎亮着路灯,但却没有半个人影。不知道为什么,光是看一眼这本书的封面,就带给顾文雨一种诡异的窒息感。顾文雨缓缓的将书拿在手上,她轻轻抚过书页上的毛笔字体,不同于令人窒息的城市背景,这四个字宛如实质,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,给人一种极其温暖的感觉。“命之奇书?”顾文雨喃喃道。这四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,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视线,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诱惑着你,不断的催促着你翻开封页。顾文雨目光灼灼的盯着这本书,时间似是静止了一般,顾文雨的眼中再无其它,就连风声都消失了,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顾文雨终于翻开了封页。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书评区:
大火烧林
以近?是何狗屁也!二光门明所以聚之,岂有远近之分?
夜空下的靓仔
袁乃难转,看后面寒厉之张全,满眼是难以置信,张全张全汝汝竟
懒懒的飞雪
东皇太一居然无与李笑风与紫霄道人多之间,如星之大兵尚在数量凝生,
笑南风
彼虽悟了雷义,而不详,多涩难晓者也,令其头痛欲裂,不可久之悟下,
余是
他鬼幡门徒,皆视懵逼矣,竟是呆立在原之,一时间不知奈何。
迷途中的魈
地裂,如蜘蛛网常,无疆之石横,参天古木破,而于其光中,
蠡狐
故其虽是仙最怖之大佬,而几不问仙者非。
莫名其妙笔
呼!风声骤起,凡人心惊,而龙镡中尤为一颤。
秦老板
有矣!虎磐踞之地,岂不重宝?张百仁双眼看向了前者台,则虎磐踞修者,
刺嫩芽
王雨嫣勉强打起精神,摇了摇头,道安:多谢殿下之美意也,我归即愈。
香辣虾球
随本帅往水师营,合本部兵,即举兵紫薇帝星,
您好,请登录!   免费注册